余振芳垫资修路修出了“罪”,难道是“硬凑”与“穿越”?

     发布时间:2020-01-08 17:35:27
 来源:法新网
    字体:

  为帮助村民实现“村村通”愿望,外出多年的陆丰市西南镇洋溢村民余振芳决定垫资修路、解决当地政府几十年来都没能为老百姓解决出行难的问题。按说,这是大好事,不仅方便村民出行,而且为国分忧。同时,还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然而,万万没想到,余振芳垫资修路却修来了“罪”,而且,这个“罪”还不断变化,先是“聚众斗殴”后是“寻衅滋事”,继而演变“非法采砂”,实在有点怪哉。

\

  众所周知,犯罪必然有动机。这个动机或者是为了谋取私利,或是为了发泄私愤。但是,余振芳有什么动机呢?为村里修路,是大家的事,不是个人的事,难道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非法采砂去犯法?哪里有这么“勇敢”的人?修路是为国分忧,难道冒险私采河砂?哪里有这么“愚蠢”的人?这里的犯罪动机实在难以自圆其说。没有犯罪动机,硬是走来的“罪”,是不是有些太滑稽?

  仔细研究这个案件,发现,这个 “寻衅滋事”罪似乎有“凑罪”的嫌疑,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余振芳引发陆河县新田镇咸宜村村民情绪失控事件发生的时间在2016年4月24日8点多,但是事件发生地并不是在陆河县新田镇咸宜村的辖区范围,也不是发生在2016年4月9日存在争议并相邻两村村民发生过冲突的政府停止施工处置的龙船埔施工地。而是发生在陆丰市西南镇洋溢村村门前不足20米处。时间不对,地点不对,硬是生硬凑在一起,是相关法律专业工作者马虎,还是思维逻辑混乱?但愿如此吧。这种错误,就算是素质有问题。如果有其他猫腻,那真是“罪不容赦”,因为这是故意破坏司法公平啊。

  再说“非法采砂”,很有“穿越”的蹊跷。而村道修路需要用大量河砂,余振芳于2015年4月2日,经西南镇政府同意,并向陆丰市水务局呈报了《关于扶持洋溢村建设及修路需使用漯河砂的报告》。修路工程始于2014年,即使河道采砂也在2014至2015年间需要完成的事,而这被定96359.81立米的河砂难道余振芳是“孙悟空”会变法术一人从漯河中捞起!再者若余振芳当时真有在河道捞这么多的砂,那陆丰市水务局的执法人员哪去了?为何在被抓捕当天陆丰市水务局隔3年后偏偏按罪所需才移送《余振芳无河道采砂许可证一案》的材料,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又是,当时余振芳在呈送采砂报告时为何不制止其属非法行为?更没作出任何行政处罚!这简直是钓鱼执法!按需定罪!如此穿越寻罪,也真是太“南”了。真不知道某些人如此煞费苦心,穿越制罪,究竟有何目的。是没有时间观念,还是三年大变魔术?

  当然,陆丰法院判决,有他自己的充足理由和自认为足够的法律依据。但是,不管怎样充足,怎样足够,都必须呵护事实逻辑,不能推理出荒诞,研究出荒唐,如此经不起推敲啊。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在这里,有三个关键点,一是努力,何谓努力呢?就是必须精雕细刻,经得起推敲,符合客观逻辑;二是每一个,何谓每一个呢?就是必须落实到具体的案件细节中;三是感受到公平正义,这里贵在“感受”,如果老百姓感受不到,那么就需要认真推敲了。就这点而言,垫资修路修出的“罪”,有诸多让人困惑不解的问题,是不是应该慎重定性,罪与非罪呢?

  修桥铺路,这是造福子孙的事,历来受到人们的赞美,这也是公民之德。遵纪守法,这也是公民必须的责任担当。德需要法的呵护,法需要德的支撑。垫资修路修出了“罪”,认定请慎重,不应该成为德与法矛盾的怪胎。

  日前,余振芳案正上诉于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我们期盼,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高度的责任心会查明事实真相,把这起案件置于阳光下,以此作为衡量汕尾司法机关践行依法治国、落实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的一个标本。我们坚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有关此案进展、本网持续关注。(编辑/张文章)

\

  原文链接:http://www.wmshcm.com/zixun/s8447.html


>更多相关文章
原创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C)2009-2015 北京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156号 版权所有
网站所刊载信息全部转载互联网,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侵犯到您权利,请联系站长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